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果飘香

——清扬园艺工作室

 
 
 

日志

 
 

兰公岙股份合作农场,还只是个神话  

2013-09-02 10:39:27|  分类: 工作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岭农民探路“股份合作农场”

兰公岙,山村求变

【浙江日报】记者 邓国芳 许雅文  温岭市委报道组 周旻澍

兰公岙股份合作农场,还只是个神话 - 清扬 - 花果飘香 

这轮旱灾过后,温岭南部一个名为兰公岙的小山村,正在抓紧实施两项计划:一是积极争取项目资金,为大棚樱桃基地接上喷滴灌,以更好应对自然灾害;二是加快整治枫杨溪和村道两侧的农居房,大力发展乡村休闲旅游业,多途径促进农民增收。

自今年5月创建“股份合作农场”以来,曾经濒临空心的兰公岙村,打破土地细碎的限制,现代农业快速起航。而这场罕见的高温旱灾,更让兰公岙人坚信,“股份合作农场”的出现,能改变他们的命运。

山谷里,矗起钢架大棚

早上7时来到兰公岙村,已是一派繁忙景象。穿村而过的枫杨溪边,村民正忙着砌石、驳坎。农户庭院前,不少工匠在整修晒谷场。妇女们在河埠头洗衣服,孩童发出欢笑声,小山谷充满生机。

村支书林良德领着我们,直奔山谷尽头。只见绵延两公里的狭长山谷里,搭建着崭新的钢架大棚。“这里种植了樱桃、杨梅、枇杷,共110亩面积,其中樱桃树就有60亩。”吴良德自豪地说,这是“兰公岙股份合作农场”的首个项目,也是兰公岙村的新起点。

问怎会想到组建“股份合作农场”,林良德变得严肃起来。他指着山谷深处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但你们看,兰公岙山多地少,最小的田地只有几平方米,村民没法种植经济作物。”

原来,在温岭,兰公岙曾是典型的贫困村。这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庄,住着177户人家、510位村民,山林面积845亩,耕地面积297亩,人均耕地不足0.6亩。上世纪90年代起,年轻人大量外出务工创业,田地大半抛荒,靠老人种点水稻和番薯维持生计。

“看着田地慢慢荒芜,村庄渐渐空心,真的很痛心。”35岁的村委会主任林水洪,毕业于浙江大学计算机专业,平时很关注农业政策。他说,受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和仙居县郑桥村创办浙江首个“股份合作农场”的启发,兰公岙村终于决定改变。

今年5月,“兰公岙股份合作农场”宣告成立。首期126户村民,按“田地10股/亩、林地2股/亩”的规定,将491亩山林土地入股农场;村集体以20亩土地和果园、农庄等前期投资入股。入股山林土地,交由“股份合作农场”种植管理。

“入股村民不仅可享受每年每亩500斤晚稻谷市场价的保底回报,还能享受集体所得的多次分红。”林水洪指着大棚樱桃基地说,只有把细碎的土地化零为整,兰公岙村才有可能发展现代农业。

3分地,收入翻了10倍

在温岭,“股份合作农场”是个新词。这种全新的土地生产经营方式,真的能改变兰公岙村的命运吗?对此,兰公岙人也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但这个饱受炙烤的夏天过后,一切疑虑都被打消了。

见到69岁的村民叶如友时,他刚从樱桃基地除草回来。路过山边的番薯地时,他捡了几株晒死的番薯藤。“老农民,向来靠天吃饭。要是继续种番薯,今年肯定颗粒无收。”他向村干部点点头说,“还是种大棚樱桃好。”

“股份合作农场”,让叶如友经历了很多改变。家里3分地入股合作社,他和儿子成了股民;原本高低起伏的田地,被挖掘机铲平,变成了百亩樱桃园。而他,因为是残疾低保人员,被农场吸纳为工人,有了更稳定的收入来源。

“除草、施肥,都是轻松活,每天70元。”叶如友说,自春天以来,村里的5位残疾人每人已领到2000多元工钱。“股份合作农场”成立时,他还拿到以500斤/亩稻谷作价的租金和集体入股分红,共计480元。

“这3分地,分田到户以来一直种番薯,最高产出只有四五十元。这下收入整整翻了10倍!”老叶说,可惜樱桃基地只用到3分地,否则他愿意把家里所有的山林土地,都入股到“股份合作农场”。

正说着,樱桃基地管理员、村民林路祥也来了。他兴奋地说:“谁说兰公岙村不能种经济作物?我们的樱桃春天开花、初夏结果,现在还熬过旱灾了!”

“兰公岙村村民,曾多次在山地试种黑李、梨等经济作物,结果不是被台风刮倒,就是被晒死,从来没成功过。”同行的温岭市农技特产技术推广站站长王涛说,对沿海山区而言,发展现代农业,要格外注重作物品种、产果季节和设施装备。例如,种樱桃树,早春可观花,初夏就结果,避开了台风季。

“我们正在筹措资金,想早日把喷滴灌系统建起来。”林良德说,从“股份合作农场”开始,兰公岙村的现代农业之旅,终于全新启程了。

乡村游,从樱桃园起步

整个上午,村支书林良德带着我们,从村口走到谷底,看溪观树,走访新建的停车场,端详图纸上的“乡村旅游规划”。在他的描述中,我们清晰感受到小山村厚积薄发的能量。

走到樱桃基地前,他停下了脚步。“今年春天,樱桃花开时,村里涌入很多城里人,‘舍得农庄’客人爆满。初夏少量挂果,就有自驾游客人要求采摘游。村干部只好到村口劝阻,让大家到后年樱桃丰产时再来。”林良德说。

从村庄整治,到新农村建设、美丽乡村建设,这个集体经济薄弱的山村,想尽办法跟上时代步伐,就是为了此刻的改变。林水洪说:“兰公岙也曾有过发展工业经济的机会,但我们觉得这方山水才是最大的资源,所以努力保护提升。”

这个夏天,看着城里人钻进樱桃园拍照,到枫杨溪边嬉水,挤到农庄吃饭,林良德仿佛看到了图纸上的未来。

他说,“股份合作农场”建立后,不仅让山村走上现代农业之路,也让村民从繁琐的土地劳作中解放出来。村民既能放心外出打工、自主创业,又能参与村庄旅游业发展,“一产三产相结合促增收,打造‘温岭的后花园’”。

坐动车离开温岭时,我们听说,受兰公岙村启发,该县的泽国镇塔龙村、滨海镇岱石村,也都决定创办“股份合作农场”,探索农村发展和农民增收的全新途径。经历高温干旱考验的浙江大地,酝酿着诸多乡野之变。

 

兰公岙股份合作农场,还只是个神话 - 清扬 - 花果飘香 

我的认识】8月27日,陪同浙江日报的记者在城南镇兰公岙村作“股份合作农场”的采访。毫无疑问,现在兰公岙很红,就如同当年寨门、池头等村的山区开发。报道的角度是讲新型农业经营组织给当地农业产业和农民增收带来的飞跃,但我更清楚,兰公岙的“兴起”得益于领导的“眷顾”,市里联系领导带来了资金,帮村里建起了樱桃园,搭起了大棚,包括翻了10倍的“红利”。而所谓的“股份合作农场”,只不过村集体的经营模式刚好撞在中央一号文件的精神中,把原先集体经营的生产模式扩大化,改个名称而已。说得跟直白些,兰公岙的“兴起”其实与经营组织的创新无关,如果没有领导的资金带入,“股份合作农场”只是个神话。

我们的决策者太在意“新”模式、“新”名称,而忽视了产业发展真正所需的“要素”,在兰公岙的事例中,“资金”就是其发生变化最重要的“要素”。在未来几年,由于政治的需要,兰公岙可以源源不断地吸收到来自于各个政府部分的“资金”要素。但若干年后,当政治“退烧”,资金断链,在新型经营组织包装下的陈旧集体经营模式还能不能可持续发展,我是打了个大大的问号?更何况,领导带入资金的模式并没有多大的可复制性。

兰公岙股份合作农场,还只是个神话 - 清扬 - 花果飘香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